不牽手不戴套 小資女淪洩慾工具


小瑾個性溫和,初戀又遇到高學歷渣男,委曲求全當地下小情人。(攝影/叢皓日)

小瑾(化名)一人到台北讀書,畢業後進入知名壽險公司從業務做起,生活認真。只是,偶爾她會不由自主嘆氣,原來她的一段初戀慘不忍睹;沒有浪漫約會,只是不停做愛,且無法浮出檯面。「升大三暑假,我除了家教也去咖啡廳打工,認識了正在念研究所的初戀男友。他常常來找我,一個月後,我喜歡上他了,他卻跟我說,他其實有女友,但會想辦法分手。」小瑾選擇相信,並讓對方破處。

「第一次是在他的研究室,他說天氣很熱,叫我脫掉T恤牛仔褲,不會有人來…。」後來兩人只要見面,就會做。「除了前幾次有kiss,後來就都沒有。我一開始不濕,也不太舒服,但他慢慢放入,到後來也是會濕一點。我覺得,可能女朋友就是得這樣配合吧。」


:雖然愛情路慘不忍睹,但小瑾仍提起精神跑業務。(攝影/叢皓日)

小瑾說,初戀男友性慾很強,「他總要我穿洋裝,因為比較方便。除了最常做的研究室,公園廁所、學校廁所也都做過,也時常到我租屋處。」但小瑾從來沒有去過初戀男友家,motel也沒去過。「他說去motel很浪費,也從不買保險套,他也覺得浪費。我們交往快兩年,全都沒有避孕。但他也不會故意射在我體內就是了,每一次都是快出來時,叫我用嘴吧接。」


初戀男友唯一送過的禮物小瑾竟還保存著。(攝影/叢皓日)

因為是初戀又已經陷進去,小瑾始終委曲求全。「他好像都沒跟女友分手,但比起來,我更怕他要跟我分手。我們很少去東區或西門町,偶爾我們一起到市區,也不能手牽手。有一次他忽然說好像看到女友的朋友,就假裝講電話,一個人愈走愈遠…。還有一次我們已經到很遠的廟去約會,但他又說看到熟人要去打招呼,忽然就走掉了,我一個人在廟裡發呆,等他等了一個多小時,他才回來接我。」小瑾這樣過了快兩年,男友都未跟女友分手。她後來是因為撞見男友騎車載咖啡廳裡的另個女同事,「我腦子一片空白,嚇得趕緊回家。」然後才終於清醒。新的一年,希望小瑾在愛情上能不要再任人擺布了。

(撰文: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635期)


本文出處: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 ... p/20160109/32945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