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孩子都是上天賜予我們的禮物

 
63.3K

每個孩子都是上天賜予我們的禮物

1

去年有那麼一段時間,經常在外邊跑。

一個人。

一輛車。

城市→鄉村。

鄉村⇨城市。

每天都是縣道、省道、國道、高速,以及那些說不出名字或者壓根就沒有名字的鄉間小道。

5個月,跑了25000多公里。

每天獨自一人開車跋涉160多公里,這對於一個不吸煙,不嚼檳榔的人來說,實在是一件極為枯燥,極為無聊的事。

但我不,我覺得很有趣,且非常享受這個過程。

不是我另類,而是一個人開車,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安靜」。而人在安靜的環境中,思維往往都比較活躍,有時候一個困擾幾天的問題,跑上幾十公里之後,突然就解開了。

想想看,每天160多里,能想多少事情,能解多少難題?

所以,當馬達發動,音樂響起,我也就開始天馬行空地瞎琢磨起來。

比方說,琢磨下將要到達的地方,美食多不多,美女多不多?

比方說,琢磨下某個剛剛婚外失戀的朋友,他們會不會舊情復燃,他老婆會不會發現?

比方說,琢磨下自己的小目標,開個公眾號,弄它1000000粉絲,掙它100000000?

……

當然,我也不是真那麼不靠譜, 25000公里盡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很多時候,我也會琢磨一些正經事,比如孩子。

這篇文章,就出於此。

2

第一個孩子,是汕頭潮陽金浦鎮的一個小女孩,名叫「涼涼」。

遇見涼涼,是在2002年的夏天,那時我在那邊工作。

那天早上, 我跟著單位的做飯阿姨去鎮上的菜場買菜,當我們經過一個魚丸攤時,我驚愕地發現,那個忙著收錢找錢,忙著與顧客討價還價的商販竟然是個小孩子。

那是個小女孩,估計也就10歲上下,梳著兩個小辮,戴著袖套,系著小圍裙,裝袋、稱秤、收錢、找錢,舉手投足間,儼然一個賣菜多年的熟手。

她太小了。

別的商販,都是站在攤子後邊,或者直接弄個板凳什麼的坐著,她呢,直接蹲在了攤子上,想必是個子太矮,坐著站著高度都不夠的緣故吧。

回去的路上,我向阿姨打聽那小姑娘的情況。阿姨告訴我,那個小姑娘在這賣菜已經有兩個年頭了,每天都是她爸爸早上送她過來,傍晚再接她回去。至於女孩叫什麼名字,家住哪,她也不清楚。

「她中午不回家的嗎,那她中午吃什麼?」我問。

「吃自己帶的飯。」

「那冬天呢,也自己帶飯嗎?」

阿姨說是。

那一刻,我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寒風中小女孩吃著冰冷飯菜的情景,心裡很不是滋味。

中午飯點,我特意回到菜市場,想看看那個小女孩。

小女孩的攤位空空的。

我向旁邊的商販打聽,這才知道,原來是小女孩的媽媽病了,需要人照顧,她爸爸就把她接回去了。

也就是從這個商販口中,我對小女孩的家庭情況有了更多的了解。

小女孩是潮陽人,爸媽都是菜販子,除了金浦這個攤位外,在和平鎮和潮陽區也有攤位。

小女孩上面有個姐姐,下面有兩個弟弟。姐姐在市區的廠子里打工,兩個弟弟都在上學,一個小學,一個幼兒園。

我什麼都明白了。

第二天中午,我又去了菜場。這次,我見到了那個小女孩。

她正在吃飯。

下面是我跟她的對話。

我: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

她:9歲半,叫朱欣涼,大家都叫我涼涼。

我:涼涼你好,那叔叔再問下你,你姐姐和你弟弟呢,他們多大了?

她:我姐比我大5歲,弟弟大的7歲,小的5歲。

我:我聽阿姨他們說,你的兩個弟弟都在讀書,那你怎麼不去讀呢?

她:我爸說,女孩子長大了要嫁給別人,讀再多書也是別人家的人。

我:那你想讀書嗎?

涼涼沒有馬上回答,她沉默了一會兒,說:想。

「叔叔,我書讀得可好了,數學每次都考100分。」涼涼話未說完,眼淚已經吧啦吧啦掉了下來,一顆接一顆地掉到飯盒裡。

「聽說你媽媽病了,好點了嗎?」

她搖頭。

「那今天誰照顧她呢?」

「我姐。」

「你姐不是要上班嗎?」

「她今天休息。」

「涼涼,你好能幹,這麼小就會照顧媽媽,那叔叔問你,你會做飯嗎?」

「會呀,昨天我還給媽媽煮了碗雞蛋麵條呢,媽媽說可好吃了。」

我心裡很難受,堵得慌,問她稱了幾斤魚丸,然後離開了。

下班後,我沒去食堂吃飯,而是提著魚丸去了鎮上的一家麵包店。

這家麵包店是一個鷹潭小夥子開的,我常去他那買麵包。因為我們都來自江西,所以,打了幾次交道後就成了朋友,隔三差五的,我會去他那蹭飯。

我把魚丸給他,問他認不識菜市場那個賣魚丸的小女孩。他說認識,還說他的魚丸都是在那小女孩那買的,而且,他還經常帶些麵包給那小女孩吃。

我心裡一暖。

可他接下來跟我的說一件事,卻讓我無比憤怒和悲涼。

他說,小女孩剛開始來賣菜時,經常挨她爸爸的打,因為她不是多找了錢就是收到了假鈔。有一次,小女孩收了一張一百塊的假幣,結果被她爸爸打了個半死。

給涼涼假幣的那些人,以及那些涼涼多找了錢卻不還回去的人,我寧願選擇相信他們是無心之失,因為我實在找不到他們故意的理由。

管仲說,道德當身,不以物惑,意思就是說,人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要把道德倫理放在前面,不能因為誘惑,做下違背自身道德的事情。

還有,涼涼的爸爸,這是怎樣的一個父親呵,讓兩個女兒輟學掙錢,讓兩個兒子讀書,即便是重男輕女,兒子與女兒的待遇,也不應如此懸殊吧。

我想,當一個新生命開始在母親子宮裡孕育生長的時候,每一個母親和父親,都應該是無比喜悅的吧。涼涼的父親,也一定是這樣。在妻子懷胎十月的280天里,他應該是充滿期待的,他應該是小心呵護的。這個時候,作為父親,他是合格的;作為丈夫,他也是合格的,只是當孩子呱呱落地,兒子夢碎,重男輕女的思想,才將他變成了今天這樣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

3

第二個孩子,叫童童,是我朋友郁梅的女兒,16歲,在上高二。

童童患有先天性哮喘,郁梅花了好多錢,也沒治好,所以,郁梅一直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再生一個孩子。無奈政策不允許,只好作罷。

郁梅的老公老許比郁梅大幾歲,對郁梅很好。每次郁梅說到二孩的事唉聲嘆氣時,他就安慰郁梅,說反正已經有童童了,生不生無所謂,一家人幸福快樂比什麼都重要。

「我一定要給你再生一個孩子。」老許的好,讓郁梅愈加愧疚,總覺得自己欠老許一個孩子,一個健健康康的孩子。

2013年下半年,國家要放開二孩的消息突然間鋪天蓋地,網上在討論,街頭巷尾也在議論。

郁梅覺得,自己日盼夜盼的這一天終於要來了,便開始備孕。

備孕,郁梅主要是「備」這麼兩方面:一是吃,二是練。

吃,主要是補充營養,托同事,托親戚從鄉下買了許多土雞、土雞蛋和自家飼養的兔子什麼的,天天燉湯吃,吃得老許長了一身的肥肉。

練,主要是鍛煉,增強體質。早上,兩個人去晨跑。晚上,兩人去球館打羽毛球。

年底,千呼萬喚始出來的「二孩政策」終於公布了,不過,這次放開的只是「單獨二孩」,郁梅他們並不符合條件。

郁梅的心一下就涼了。土雞什麼的不買了,步也不跑了,球也不打了。

2015年,又有消息說會全面放開二孩。

這次,郁梅很淡定。

「捕風捉影的事,不靠譜。」郁梅說。

誰曾想,這次是真的。

2015年10月29日,也就是五中全會公報確定我國將全面實施普遍二孩政策的那天,郁梅給我打來電話,說晚上大家聚一下,慶祝慶祝。

還是老地方,周胖子開的「二胖農家樂」。

這次,大家喝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嗨。原因很簡單,喝完這次,郁梅和老許,周胖子和胖嫂就要進入備孕階段,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他們喝酒都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放開了。

郁梅高興,喝得最多,滿嘴胡話醉話。

「10個月,最多10個月,我就給你們生個小侄子出來,你們就等著大紅包吧。」散場時,郁梅反反覆復地說著這句話。

只是,生活不像拍電視,有劇本可循,生活永遠在變化,而且很多變化,都不是我們自己所能把控的。

4

變化來自他們的女兒童童。

童童不同意他們生二孩,而且態度非常堅決。

這是郁梅沒想到的。因為2013年那次備孕,童童是同意了的,而且,童童還非常支持她,為了不給她增加麻煩,一日三餐,童童都在學校食堂里解決。

郁梅以為這次童童也會同意,所以事先沒有徵求她的意見。

童童表明態度後,郁梅兩口子跟童童談了幾次,每次雙方都是心平氣和坐下來談,每次雙方又都是甩著臉子摔門離開。

老許不想因為生二孩把好好的一個家弄得雞飛狗跳,就勸郁梅別生了,但郁梅不同意,說好不容易等來了政策,不生對不起自己這些年所受的煎熬。

「生,一定要生!」這是郁梅的決心。

「你們要生,我就退學!」這是童童的態度。

童童的學習特別好,在年級中排前十。郁梅跟老許一直期盼著童童能考個好學校,將來謀個好工作。

童童以退學相威脅,郁梅當即就怒了,說她要是敢退學,她就不認她這個女兒。

一星期後,學校月考,童童的名次落到了20名之後。

孩子退步,郁梅心裡很著急,但要她就此放棄生孩子,她不甘心。

於是,她又找了幾個童童的同學來做童童的工作。那幾個同學,都是2013年放開單獨二孩後家裡生了二孩的。可還是沒有用,童童還是不同意,而且這次童童說的話更狠更嚇人,說如果他們生二胎,下次哮喘發作的時候,她就不吃藥。

郁梅怕了,找我們商量。

我們都勸郁梅放棄,或者別操之過急,等什麼時候做通了童童的工作,那時再行也是可以的。

郁梅說不行,說她馬上就40歲了,再等,只怕是想生也生不了。

於是,我們商量了一個辦法。

那天是星期天,童童不上課,郁梅把我們叫去她家吃飯。

說是吃飯,其實是要我們去做童童的工作。

菜上齊,人坐齊,「思想動員大會」也就正式開始。

郁梅要我打頭陣,可我一想到童童說發病不吃藥,嘴巴就不聽使喚,每句話一出口就拐了彎,說了半天,也沒說到正題上。

一旁的郁梅很著急,不停地給我使眼色。

「叔,我知道您要說什麼,我也知道我爸我媽他們今天把你們叫來是什麼意思。我還是那個態度,我不同意。」

「你為什麼不同意?多一個弟弟或者妹妹不是挺好的嗎,你多了個親人,還多了個玩伴。」我問。

「我不需要!」童童答得很乾脆,「叔,其實您應該說,再生一個,我爸我媽他們就多了一個孩子,等他們老了,就多了一份依靠。」

「這也是一方面……」

「難道我不是他們的孩子嗎?難道我沒有能力讓他們的晚年生活幸福嗎?為什麼你們大人做事情,從來都不考慮我們孩子的感受?」童童越說越激動,「我知道,他們是嫌我有病,想生一個健健康康的孩子,這樣,如果哪天我突然發病死了,他們也不會孤單……」

「童童,你說什麼呢,什麼死不死的,你爸媽他們不是這樣想的,他們就是想讓你有一個伴。」胖嫂打斷童童。

「你們就是在拋棄我。」說到拋棄二字時,童童哭了,「爸媽,我也不用退學和死來逼你們了,如果你們真的想生,那你們就生吧,只不過我要告訴你們,如果你們生了,我不會快樂,永遠不會快樂!」

童童說完這些話,離開了飯桌,回房間去了。

我向郁梅和老許看去,發現他們已然成了淚人。

「不生了,不生了,我不生了。」郁梅說。

這次之後,郁梅真的斷了生二孩的念頭。郁梅說,她懷童童的時候,吃盡了苦頭,有幾次甚至流產,當時她跟老許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時間過得快一點,早點把孩子生下來。誰知終於熬到了足月了,孩子也生下來了,可是一檢查,發現孩子患有哮喘。

那段時間,郁梅和老許的心情都很低落,因為這事,他們連孩子的百日宴都沒擺。

郁梅還說,即使將來童童同意他們生,他們也不生了,他們要把這一生所有的愛,都給童童這個歷經劫難方才來到他們身邊卻又長期被哮喘折磨的孩子。

其實,歷經劫難來到父母身邊的,又何止童童。每一個孩子,從一顆微小的受精卵開始到孕育成一個成熟的胎兒,這期間,他都經歷了什麼?我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一帆風順的,他肯定經歷了各種危險各種風險。在那黑漆漆的子宮裡,在那陝小的空間里,他始終一個人在戰鬥,他是無助的、孤獨的,甚至是絕望的,爸爸媽媽隔著肚皮與他說的每一句話,哪怕只是一聲簡單的「嗨」,都會給他希望,給他力量。既如此,我們又有什麼理由不去珍惜一個為了與我們見面,歷經各種劫難才來到我們身邊的這份上天賜予我們的禮物呢?

最後要說的這個孩子,是我即將出生的孩子。

因為我第一胎生的是女兒,所以,當妻子發現自己懷孕後,就問我,要不要去香港驗血,如果是男孩,就留著,如果是女孩,就不要。

我說,不用,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相關閱讀
   
Live173視訊交友聊天 ,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UT173視訊聊天UT網際空間聊天 ,真愛旅舍裸聊直播間 ,視頻啪啪免費聊天室 ,午夜聊天室你懂的 ,免費視訊聊天室 ,live173 視訊美女 ,視頻啪啪免費聊天室 ,免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live 173免費視訊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情色視訊聊天室 ,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qq視頻聊天,午夜交友平台,裸聊qq-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 ,ut視訊聊天交友 ,超激情辣妹免費視訊視頻聊天室 ,伊莉論壇-同城美女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女主播 ,173 live 視訊-成人聊天室 ,韓國視訊 ,玩美女人視訊 ,avcome愛薇免費影片-激情真人秀場聊天室 ,撩妹金句-台灣裸聊入口網站 ,173免費視訊美女-最新裸聊直播間 ,ut影音視訊聊聊天室-午夜聊天室 ,波多野結衣 線上看免費-聊性聊天室 ,美女視訊直播-午夜視頻聊天室真人秀場
173免費視訊 ,宅男优社區 ,影音視訊聊天室 ,live 173視訊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破解 ,台灣真人秀福利視頻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免費語音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裸聊聊天室 ,173影音live秀 ,午夜聊天直播間網站 ,live173 視訊美女 ,俏麗佳人視訊聊天室 ,午夜視頻聊天,真正免費色情表演-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 ,台灣甜心女孩視訊聊天室 ,mmbox173台灣辣妹視訊直播聊天室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視訊辣妹-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捷克論壇-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真人秀場視訊聊天室 ,真人色情表演視頻網站 ,成人免費視訊聊天室-色yy視頻直播間頻道 ,85街論壇85st-色情真人秀場聊天室 ,福利直播app ,ut正妹視訊 ,交友網站-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 ,9158聊天室你懂的 ,liv e 173影音liv e秀-日本一對一視訊聊天室